網路拼貼

李順興,中國時報開卷版網路閱讀區/

  詹明信(Fredric Jameson)的《後現代主義》引用了一首名叫〈中國〉的詩作,內容由不相干的文句組合而成,或謂拼貼(collage),詹明信以之說明後現代文化的無深層感與類似精神分裂的破碎狀態,或謂符徵與符旨之間的固定關聯已潰散,表意作用失效,作品的文字成為自由飄盪的符號,不具深層意義。

  一些新型網路作品也可從詹明信的理論擷取美學印證。以《雷根圖書館》為例,作品內部文字由隨機程式控制,每次重讀時,文句會進行隨機組合。這樣的寫作,「將後現代作品的固定文字拼貼提昇為動態的隨機組合拼貼。」

  另外最近網路上出現一種叫剪貼(cutup)的作品,與前行者比較起來,隨機組合的形式基本上相似,只是額外又加上一些較花俏的設計,如滑鼠碰觸(mouseover)到的區域會立即變換文字、顏色、或圖案,而無需等待網頁重新整理。《視覺詩》(Vispo)網站的實驗可作為範例,站主安德楚(Jim Andrews)選了幾篇他人的文字作為隨機挑選的資料庫,允許讀者自由組裝一篇新文章。文句是否通順呢?答案是不一定。有些句子不符語法,叫人讀不去,有些句子別具新意,令人稱奇。由另一角度來看,我們若接受拼貼或剪貼是達達主義的精神延續,或是一種新美學表現,文句通不通順也就變得不重要了。

  網路剪貼的靈感其實源自於保柔斯(William Burroughs),亦即幻藥小說《赤裸午餐》的作者。根據研究,保柔斯於六0年代起開始文字剪貼實驗,並和其他藝術家合作發表多媒體剪貼,同時嘗試為這樣的創作形式建立一套理論。他認為藥物、性、權力會叫人「上癮」,而語言的運作也可見到人的癮性(addictive nature)呈現,道理是:文字和圖像會「鎖住」(lock)人的思考,並慣性地將人的思考引導進入大環境的傳統思維模式和限制堙C就此而言,剪貼作品的不按理出牌,可「暴露文字與圖像的控制」,作者與讀者並得由這層認識獲得解放。也因此,保柔斯將剪貼作品重新定義為一種「過程」(process),屬集體合作的行動藝術。

剪貼理論在網路上復活,配合數位想像,花樣推陳出新,或可表示這項美學實驗有其潛在的魅力。安楚斯的作品屬純文字,愛哲門(Corey Eiseman)的〈炸彈〉則全由戰爭圖片構成,照片選自其它新聞網站,都經過一道特殊影像處理,效果別出心裁。隨機程式再加上自動重新整理的設定,使得這部作品的風貌不斷變遷。尼爾森(Jason Nelson)的〈隨機喜劇機器〉以隨機程式配合更複雜的語法控制,製造出來的單句在通順層次上沒問題,可是和其他單句放在一起,又成了意義無法銜接的拼貼。比較特別的地方是,這部拼貼機器拿自個兒網站上的留言板當取材用的資料庫,每天按時編出一篇「喜劇拼貼」供讀者欣賞。想直接測試網路剪貼的讀者,可使用渥登(Lee Worden)的即時剪貼網頁,輸入任何文字和網址,執行之後便可看到含圖片及文字的隨機成果。

參考網址:

Jim Andrews, http://www.vispo.com/StirFryTexts/text.html

保柔斯的剪貼研究,http://www.bigtable.com/primer/0013b.html

Corey Eiseman, http://www.toegristle.com/bomb/

Jason Nelson, http://www.zug.com/give/rcg/

Lee Worden, http://www.speakeasy.org/~worden/cutup/